耽美小说 > 校园耽美 > 彼岸花丛的丽影 > 【】(4)

飞机带着轰鸣声,在跑道上滑行,速度越来越快,终于冲天而起,随着飞机

越升越高,气压越来越低,我的耳朵开始不适,并出现耳鸣症状,但随着飞机逐

渐平稳下来,我的耳鸣症状消失了,耳朵恢复正常。

我望向窗外,随着飞机的高度上升,地面上的万物都已变成一个小小的玩具

模型,直到彻底消失不见。

我闭上眼睛想小睡一会,但心里却思绪万千,心情怎么也无法平静下来。

想到几个小时之后我就要见到那个我多年都没见过甚至可以说是完全陌生的

亲生母亲,而且她还将是我入职的新公司的部门上司,我的思绪就变得很烦乱,

有着这么复杂关系的我们将来要怎么样一起相处?我没有答桉。

「尊敬的旅客们,飞机已经安全抵达霖江市,现在地面温度是3度,飞机

还要滑行一段时间,请您在座位上坐好,不要解开安全带....」,当飞机广

播响起温柔的电子语音,我明白我这段旅途已结束,当飞机安全门打开,我拿起

行李,随着人群一起走下飞机,按照机场指示牌向出口走去。

霖江市不愧是大城市,这点从机场的建筑规模和华丽程度就可以看出,与之

相比我的家乡大新市的机场就简陋寒酸的不值一比了。

在出口处等着接机的人很多,举着各式各样的牌子,有的牌子上直接写的是

人名,有的则写着迎接某公司同仁参加霖江市第2届招商会之类的,我在上飞

机时给许若蓓发了一条微信,她回复说让我下飞机到出口时给她打电话,于是我

就找了一个人少的角落,拿起手机拨打她的电话,话筒里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正

在通话中,我想她可能她正在跟人打电话,于是就想着过几分钟再打给她。

这时一个女声在我旁边响起,(好的,金总,明天我们到公司再谈。)女人声音优美但却有些清冷,我回头看去,发现角落里有一个女人正站在

那里打着电话,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她穿了一身粉色v字领口的真丝紧款连

衣裙,紧身的短裙显露出她优美动人的身材线条,短裙下露出一双白嫩丰满的大

腿,脚上穿一双白色高跟鞋。

她一头秀发披肩,白皙的面容上五官精致,一双明亮而清澈,我眼看去

以为她是个二十岁的年轻姑娘,但仔细打量才看出她应该有三十岁了,但年龄丝

毫不影响她天生丽质的颜值,这个女人的美貌和风采绝不逊色于当下那些银幕上

的女明星。

我一向自认为我是个对美女比较有抵抗力的男人,起码不会像很多男人一样

一看到漂亮女人就会方寸大乱,神魂颠倒。

但看到她那漂亮的容颜,我的心似乎勐的被震动了一下,她此时已打完电话

,一手拿着个粉红色的s,另一手拎着个深红色的手包,

径直从我面前走过,压根没向我看一眼,整个人彷如冰山一样的高不可攀。

她这么漂亮的女人,一定早已习惯了男人们各式各样注视的目光。

我目送她走远,才勐的想起自己目前的任务是赶快联系上许若蓓。

刚刚拿起手机想要拨号,许若蓓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喂)我接起电话,话

筒里是一个优美但语气略显冰冷的声音,(王叶,你下飞机了吗?)许若蓓直接

问道。

(我,我下飞机了,但我已走出出口了,刚才打电话给你你那边占线。)这是我次和她通电话,次听到她的声音,我心里竟有些紧张(你

现在在哪?)许若蓓问了一句,但她想了想又说道(要不这样,我们约个地方见

吧,在3号出口处有个德克士餐厅,我们在那门口见吧。)我们约好了见面地点,我放下电话,直接向见面地点走去。

由于霖江机场太大,我又不太熟悉,我一路问询着,总算找到约定的那个德

克士餐厅,此时门口正站着一个女人,看样子四十岁左右,身材有点发福,尽管

她穿了一件黑色比较宽大的长裙但仍然无法完全掩盖住她那圆圆的肚子,她的模

样长得还不错,但脸圆了点,眼角也因年龄生出点轻微的皱纹,她的手里拿了一

个很精致的提包,虽然不知什么品牌,但感觉应该很高档,她的手腕上带了一款

浪琴的女式表,她的气质打扮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很是雍容华贵,像个阔太太。

她会是许若蓓吗?我觉得可能性很大,目前站在德克士餐厅门口只有她一个

人,而且看年龄她也符合。

我走到她面前,因为不能完全确认,我还是试探问了一声(您好,请问您是

...)不等我把话说完,她就已抢先说道(你是小叶吧?)行了,她能叫出我

的名字,看来她应该就是许若蓓了。

(许,许阿姨您好,我是王叶。)说心里话,我不知该如何称呼她,想了想还是叫她许阿姨吧。

这个女人听了我的称呼一下就笑了,她笑着说(你怎么管自己的母亲叫阿姨

啊)我实在没有想到她居然会挑这个理,竟一下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她虽

然是我的亲身母亲,但一生下我就把我送人,这些年我们没有任何的联系,母子

关系几乎形同陌路,这种情况下让我开口管她叫妈我也实在是叫不出口,


状态提示:【】(4)--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
http://www.520dus.com/txt/xiazai1876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