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痛苦地扶额。他虽然知道有人秘密进入他家装了摄像头,可是怎么会这么多!l是把他家当成什么了?或者把他当成什么了?这家伙,第一侦探,尽管月对他的好感度和期待值已经降到了无限低,可……斯托卡吗他是!

l明知道他不是基拉,还这么做?这也太夸张了。月舔了口冰激凌,很快从那种应激状态冷静下来。所以,要么是他和另一个l交换了身体,要么就是他和l本就在两个不同的世界。

那么,那么微妙的差异也可以解释了。月自己是排除了嫌疑,可这个世界的夜神月看起来像是重点监察对象。月看了所有“夜神月”的调查报告,他了解他自己,可他还是不觉得自己会成为那个疯狂的杀人犯。

年轻人做完作业,趴在床上,翻开了一本sè_qíng杂志。对于普通男生很正常的场景月却怎么看都不对。他知道自己是怎样的人,这更像是要掩盖什么秘密。

要不要告诉l?他咬着指甲想,或者还是……再等等?毕竟只是这点不同,谁又能肯定每个世界的月都是同一个性格呢?

月又观察了一下其他的监控摄像头,结合l的资料,确定没有问题后,第二天早晨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调查小组。

“真的吗?”夜神总一郎惊喜地说,“这样的话,我儿子的嫌疑……”

面对衣衫凌乱胡子拉碴的父亲,月还是有些心酸的,但他必须把这话说出口:“这只是说在监视摄像头的范围内没有嫌疑,但在它之外我们无法确定,所以……”

“所以,还要继续下去?”

“是哦。”月说,“因为有5%。”

按照l的计划,如果实在不能排除的话,下一步就是亲自上阵与夜神月进行进一步接触。既然对方已经安排好了,月也不用费时间想l要干什么,对方一定做好了万全准备。

月给自己泡了杯红茶,揉了揉眼睛。昨天晚上就这么靠在沙发上睡了几个小时,腰疼得要死,j-i,ng力严重不足,鬼知道l是怎么一熬夜熬这么久的。

松田似乎有些奇怪:“龙崎你是在节食吗?”

月:“什么?”

“因为你今天早上只吃了一块巧克力啊。”松田指了指月面前的包装袋,“还有,今天你没喝咖啡也没放糖哎?”

渡恰好推着手推车走进来,月看也没看那上面的蛋糕,“哦,我在养生。”

松田:“……”

月低头喝茶:“渡,你要记得监督我。”

渡十分欣慰:“没问题,龙崎。”

月终于满意了。

他绝对没有计较l败坏他形象的问题,他只是在帮l健康身体而已。

“夜神月”家以及其他所有的摄像头都被拆除了,而“夜神月”也即将迎来东应大学的入学考试。月对于提前看到考题除了即将再做一遍——不,或许不用再做,因为l会帮他做完(月决定如果l没能帮他拿到满分他就戒甜食三天)——的无聊之外,还要绞尽脑汁回答出不属于他的答案。字体、答题方式什么都要改,可这些l却没有给他留下方案之类的。

坐在考场上,月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身体。在l的身体里待久了,他自己都快以为自己就是个驼背了。他翻了一下卷子,发现并没有什么难度。听到开考的声音,月不由得抬头,“夜神月”——这个世界的自己就坐在靠前的三个位置上。

l也的确神通广大,二十好几的人了还装嫩上大学,他是怎么这么快搞到准考证的?不过看他这张脸,似乎也没有什么违和感。

然后,四目相对。

这大概是夜神月第一次与“自己”见面——也算得上是绝无仅有的经历了。月看着对方那双深邃的眼睛,仿佛从那之中看到了与众不同的另一个自己。

平行世界的他们,本应行走在同一条道路上,却因一个选择而生出了分叉,而他们甚至能够再见面,不得不说是一桩绝无仅有的巧合了,即便用的不是自己的身体。

月感受到了挑战。来自“夜神月”的挑战。

“夜神月”转过头,月也开始低头写考试卷。

卷子对他而言有些简单了,时间绰绰有余,以至于月开始思考一些其他的问题。比如,这次的灵魂交换时间有些长了,以后是不是会更长?还是这次只是巧合?毕竟其实也只有三天的时间,但这三天不知道l会用他的身体做出什么事情来。比如,如果他就这么永远呆在l身体里了怎么办?比如,……

没有比如了。月脑袋一阵发昏,瞬间失去了意识。

1.6

于是,他回来了。

他还在考场上,卷子做了一半,答题倒是很有他自己的风格,看起来l真是把“夜神月”给研究透了。月扫了眼之前做到的题目,刷刷刷往下写,他侧头看了眼后方,惊讶地发现l依然在考场。

这是怎么回事?这个l依然怀疑他是基拉?还是……基拉就在他的身边?

那么,基拉会是谁?

月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周围的人。所有人。他的目光不断在考场中巡梭,直到监考老师注意到了他:“那边的,你在干什么?”

月看了眼表,离交卷时间还有十五分钟,但足够了。月将答题卡倒扣在桌子上,对老师示意后拿起包离开。

他对于自己的学习成绩是十分有自信的。故而在等成绩的时候也没有慌张,而是坚持软磨硬泡进了基拉调查小组。父亲总一郎拗不过他,最终说:“等你考上东大了就行。”

最后成绩出


状态提示:第8节--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
http://www.520dus.com/txt/xiazai1876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