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月说,他将自己的计划,有关fbi往日本秘密派出的1500名卧底,有关基拉的情况,有关内部资料的泄露,有关基拉的实验,他将这些用黑色记号笔写在玻璃桌面上,最后盖棺定论。

那些资料是打在l的手机上的,想必是那一位给他的提示;而提示中完全没有关于l个人性格的内容,想必是让他自己发挥。最近保存时间是三个小时前,既然l无法确定月什么时候穿越,那么随时的更新就是必要的。

非常地……周全。月想。

“l……龙崎。”夜神总一郎顿了顿,然后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你把自己的长相暴露在我们面前……是认输了吗?对基拉?”

“这一局我的确输了。”月坦然地说,“无论是被迫露脸还是被杀害的12名fbi……”他想l也一定会这么说的,“但我会为这次较量赌上性命,并证明这一点。正义必胜。”

是的,正义必胜。月想,就如他从小被身为npa局长的父亲所教导的。基拉是错误的。

“那么接下来,我想和你们每一个人谈一谈——为了证明你们不是基拉。”

1.4

夜神月发现自己正坐在书桌前。那么,好吧,今次的旅行结束了。就在他说完那句话之后,他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月拉开抽屉,然后打开机关,翻开笔记本——扉页不再是一片空白,而多了几行字符,“来自l的问好,月君一定猜到了吧?”

实话说这看起来有些欠扁,让人忍不住想狠狠反驳,“当然,”月冷笑着写道,“伟大的侦探先生,您吃这么多甜的不怕得糖尿病吗?”

而后他父亲叫他去吃饭,他坐在餐桌前,看着父亲憔悴的脸色暗自揣测基拉的案件进展,“那个案子如何了?”月问,虽然没有大肆报道,但还是露出了些许端倪,“我看电视上说……”

那时他们正坐在餐桌上,母亲去洗碗,妆裕在看电视。而总一郎语气强硬地拒绝了他入学考试后加入调查总局的提议,“那对你太危险了,”总一郎说,“基拉可能从npa里获知你的资料,然后杀了你。而且你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考试。”

月能够说服他,当然,可父亲说的也没错,或许他入学考试后再提出会更好,尽管加入调查根本不会影响他的学业。况且,父亲刚与l见完面,警惕意识大幅度提高,想套话变得没有那么容易。

月拿了包薯片上楼。他先飞速做完作业,打开那本与l用来沟通的笔记本,在上面写写画画起来。他还原了从l那里知道的、案件的全貌。那么基拉是怎么知道npa内部的罪犯资料的?黑客,还是根本就是内部人员?他咬着大拇指指甲——这大概是从l那里继承的习惯,因为月很快就反应过来并放下了手——思考着,全然没注意时间的流逝。

他向后倒在椅子上,一只手放在桌上转着笔,另一只手自然垂下。他不知道基拉用何种方式杀人,但他情不自禁地问自己:倘若是他得到了这种能力又会如何呢?如果他能够随心所欲地制裁罪犯,他会做出什么呢?会和基拉一样吗?利用自己天然的优势,让这颗星球上不再有罪恶的发生,然后,成为新世界的——

神。

不,不对。这是不对的。月缓过神,洗漱过后躺到床上。基拉是错误的。因为法律虽有遗漏,可能做出不当的判刑,但这样毫无顾忌的杀人也会犯罪,甚至有可能造成错杀。何况,需要名字和长相这两条规则极大地限制了基拉的制裁。就像他那时候用l之口告诉总一郎等人,也告诉自己的:正义必胜。

可是基拉。

基拉的思维模式与他类似,甚至有些雷同,可月难道是基拉吗?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月既没有动机也没有作案工具,甚至连时间都没有——或者l占据他身体的时候是基拉?这就更不可能了。

所以,他莫名地多了个知音?

月回想起灵魂交换的第一天他在便利店外所看到的。死因是心脏麻痹的小混混,那符合基拉的下手对象,名字和长相被报道过,为什么能够在那个女孩被逼入绝境时恰好地死去?巧合?还是当时……基拉就在附近?

和一个杀人犯擦肩而过让月有些不寒而栗,但他很快镇定下来,并忍不住幻想:如果当时他拥有那个作案工具并在现场,他会动手吗?会的吧?证实了之后呢?大肆下手?父亲是npa局长,他有足够的空间施展……

可基拉杀了fbi的探员。如果只是制裁罪犯还好,杀害探员之后,基拉就彻底地走向不归路了。因为制裁罪犯的他杀了理当成为盟友的制裁罪犯之人。

月叹了口气,现在他觉得有些难过了。他很快进入了睡眠。

月早早起床去了学校,笔记本被他重新锁在了抽屉里。他找到自己的座位并,而他的同桌找他搭话,“月今天来得真早啊。”

“嗯。”月冷淡地应了声,打开书本温习功课,而同桌还在喋喋不休,“……对了月,那家新开的蛋糕店的蛋糕好吃吗?”

月的动作一顿,“什么?”

“就是学校附近那家新开的蛋糕店啊,你听到我们班女生说了下课立马去买了好几个呢。”同学惊讶道,“我从来不知道你这么喜欢吃甜食啊。”

月:“……”

不,他真的不喜欢吃甜食。

他敷衍了同桌几句,掏出钱包,发现里面几乎空无一物,而今天之前还有几千日元。

月拿钱包的手微微颤抖。

这不


状态提示:第5节--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
http://www.520dus.com/txt/xiazai1876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