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烦的是之后。他不知道两人是否还会交换;倘若会、又是在什么时候。而这让渡发现的几率迅速增加,之后一定是接踵而来的问题。思考案件之外的琐事让l无法提起j-i,ng神;而距离他上次摄入甜食或许已经过去三四个小时了,这让l难以忍受。他将一块方糖扔进嘴里含着,脚趾绕着圈。

l打开电脑,他在程序里留了个后门,倘若夜神月如他想象的那么聪明,就一定会发现——当然了,一个似乎完美的三好学生,怎么能不会黑客技术呢?l理所当然地想。

他敲下回车,正要喊渡,有人便礼貌敲门后推开。老人说:“l,出现了一起连环杀人案件。”

“这种事情不用打扰我,渡。”l不满地说。

“事实上,这起杀人案件是来自警方的求助。”渡说,“死因为心脏麻痹,凶手似乎可以隔空杀人,对方被称为……‘基拉’。”

作者有话要说:

大概很快就会完结

我真的玩不来这种文风,脑阔痛

第2章 02

1.3

夜神月睁开眼睛。他正在一个高级酒店的房间里,似乎在等人的样子,于是十分明显地,他又与那一位灵魂互换了。

这情况足以叫他哀叹了:谁都不知道对方在等的人有没有来,而看样子是绝对没有的。于是他可能就得直面他们了,那些认识他的人们,而月对此几乎一无所知——他相信他有足够的演技,可是,说真的,谁家能凭空幻想表演的啊?

于是他试图寻找任何能够给他多添一些信息的细节。沙发上垫子的凹陷部位表明他应当是喜欢蹲着坐的(真的,这不会难受腿麻吗?月如此想到);不喜欢穿袜子和鞋(不觉得脚底会脏吗?但联系到上一个习惯又似乎没什么问题);大量的甜食——好吧,这一点上次就发现了,不过这位甜食的摄入量还是让他吃惊;月打开手机的翻盖,联系人只有一位,名叫“渡”,那应当就是之前那位老人了。

还有,当然,最重要的一点,看起来是能够盖棺定论了,这位的确是l。

那多少让月有些偶像破灭,毕竟他是如此地喜欢这位世界第一侦探,几乎有些崇拜了,而如今亲身经历,才发现侦探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完美——该说果然隐藏在幕后、充满神秘感的l才是最好的吗?月走到落地窗前,看着玻璃反s,he的他黑发黑瞳的年轻人,倘若不是灵魂交换,谁又会知道l如此年轻呢?

……还没有眉毛呢。月心有戚戚地想。

于是接下来有人鱼贯而入了,月转过身,震惊地发现竟然都是npa里的人,而为首的是他的父亲。

所以,发生了什么?需要他的父亲找l求助,甚至让l亲自露面?然后月想起来了,是基拉,那个在生活在关东地区、为非作歹的连环杀人犯。他想起父亲这两天憔悴的神情,难道如今自己正在完成对方与l的会面吗?

月双手揣在口袋里,朝那些人点点头,“我是l。”既然不知道如何处理,那就尽量少说些话吧。

为首的男人掏出警官证:“我是npa的夜神。”而他身后的那些人也如此照做了。

月努力回忆他上次入侵父亲电脑(驾轻就熟,月如此评价,父亲的电脑安全系统需要升级了)看到的东西,“如果我是基拉,你们现在就已经死了,夜神……先生。”他说,基拉可以隔空杀人,这已经不是秘密,但似乎同时需要名字和长相,而父亲之前的动作已经将他们暴露无遗了。

“请进,”月说,“另外请将手机等通讯工具放在那边的桌子上。并不是不信任你们,而是我希望能够杜绝一切可能。顺便一提,我今天说的话请都记在脑子里。”他想l这么注重隐私的人是不会轻易暴露的,故而说出这样的话,“请坐。”

警官们面面相觑了一会儿,还是应月的要求走进来。

月走到单人沙发前,犹豫了半秒,还是蹲坐上去。他给自己倒了杯咖啡,又往里加了几块方糖,小心翼翼地尝了口——嘶,真甜。他还是忍耐住了。

“那个,l,”松田开口问,“知道姓名和长相就可以杀人的话,不报道罪犯不就可以了吗?”

月觉得直接称呼“l”有些不太好,但他又不能代替真正的l做决定,可是给l添麻烦似乎也挺有趣的,“请以后不要称呼我l,称呼我流河吧。”他想起妹妹十分喜欢的那个男星的名字。

“流河?……好的,流河。”松田重复了一遍。

“另外,不能不报道罪犯,这样他会杀普通人的。”月说,“基拉是一个好胜心强而又幼稚的人。”他低声笑了笑,“和我一样。”

“什么?”模木没听清,又问了一遍。


状态提示:第4节
本章阅读结束,请阅读下一章
回到顶部
http://www.520dus.com/txt/xiazai1876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