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经典耽美 > 致命病毒 > 第8节

随后两人周围仿佛是被按了静音键,除了偶尔碗筷的相碰声,全程都没再说过一个字,衬得咀嚼声都大起来。陆临江本身并不是个善于找话题的人,俗称的八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在陆临江身边那么多年都不曾近墨者黑的江澄,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居然也成了个锯了嘴的葫芦。

一顿饭吃了不过半小时,江澄很明显的意兴阑珊,陆临江也因为饿过了头实在没什么胃口。两人就像是一对互相没看对眼的相亲对象,出于礼貌草草的对付了几口,尽量把饭菜弄得仿佛是吃过的样子,然后等着有一个人坐不住先说出再见。

“我吃完了。”江澄放下了筷子,装得心累的陆临江把嘴里最后一口饭咽下去。

“我送你吧。”

“不用了。”江澄戴上围巾和帽子,“就在隔壁,不麻烦了。”

陆临江才想说你和我说什么麻烦不麻烦那么见外,话到嘴边打了个滚,居然没顺利的吐出来。就愣神的功夫,江澄已经拔腿走了出去,陆临江急忙结了账。

等他追出去,江澄已经走出了一段,陆临江长腿一甩,三两步追上去:“我还是送送你。”

江澄的手c-h-a在大衣口袋里,看着追上来的陆临江,忽然问道:“因为内疚么?”

陆临江:“……”

“当初是我情你不愿,说起来是我给你造成了困扰。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也请你别放在心上了。”

江澄话说得诚恳,脸上却没什么表情,他就这么站在寒夜的霓虹灯下,如果不是还有鼻尖呼出的白色水汽,陆临江都要觉得眼前的人是不真实的。

心事被说中的陆临江尴尬的站在了原地,江澄忽视了对方显而易见的尴尬,将尖锐又收了起来:“您留步,我先走了。”

陆临江目送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十字路口,许久从嘴里呼出一串长长的白雾来。他仿若树桩子一般在路边杵了一会,到底还是掏出了手机拨了个电话:“王令,干嘛呢?”

王令一个码农,平时不是在加班,就是在加班,听见陆临江的声音没好气的呸了一口:“废话,你说我干嘛呢?”

陆临江客套结束,直入主题:“江澄回来了。”

王令敲键盘的手指停了下来,甩了甩手腕靠在了椅背上:“嗯?他找你了?”

“没,办案子碰上了,一起吃了个饭。”

“没给你下药?”王令也不等陆临江回答,自顾的揶揄他,“要说心肠好,还得是小橙子。要我啊,起码让你拉上几天。”

陆临江静静听着,等对方说完了才能找到机会c-h-a嘴:“出来喝一杯。”

王令看了眼屏幕:“行吧,你等我一会。你请客。”

王令拎着电脑包在酒吧的角落里找到了陆临江,他没好气的把帽子和电脑包一起扔到凳子上,捞过陆临江的酒喝了一口:“你怎么想的跑这来了?”

“就近。”他招手让服务员过来点单,见王令一脸不信的样子解释道,“江澄住在后面的国际酒店。”

王令露出了然的表情,慢慢的脱下了自己的外套:“你这是干嘛?打算把自己灌醉了好去给人下跪认错?”

陆临江白了他一眼:“你能正经一点么?”

“不能,像你这么正经得把老婆都气跑了,不能学。”

这些年陆临江被王令怼得成了习惯,碰到关键词大脑自动过滤,他闷不吭声的喝了口酒,任由王令在他耳边碎碎念。

王令说到口渴,喝了口酒润润,不客气的敲敲陆临江面前的桌子:“办案子碰上?小橙子没事吧?”

“目前没有。”陆临江吞了口酒,将酒杯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

王令自小跟他一起长大,对他的说话模式摸得一清二楚,他喝酒的动作停了下来举着酒杯问:“什么意思?”

陆临江看了他一眼,一个字一个字往外吐:“没结案不能说。”

俩人对视了一眼,王令把手上的酒杯放下来:“小橙子不在外面?”

陆临江点了点头。

“果园子里……不能只结一个果吧?”

“这批收成不怎么好,就一个。”

王令差点没从凳子上跳起来:“我靠,不能吧!这什么破事啊?”

“别紧张,事情还没定呢。”

王令的屁股半悬在空中,他仔细的观察着陆临江的脸色:“你特么……别有病吧?”他重重的坐下,仰头灌了口酒,“话说全成么,码农死的本来就早,你还想帮我加速是怎么?先说清楚,遗嘱没你什么事!”

陆临江没理他,低头拨弄了下手机,王令正想抽他的时候发现自己口袋震了下,掏出来一看,是个电话号码,就是坐在对面的陆临江发过来的。


状态提示:第8节
本章阅读结束,请阅读下一章
回到顶部
http://www.520dus.com/txt/xiazai187638.html